也谈传统文化

  艺术是消磨斗志的。随着对传统书法认识的加深,在艰难地决择自己的书法还是应走传统路线后,总是喜欢一个人呆在书房,对着二王的碑帖静静临习,在枯燥的时候再临临白蕉的书法作品愉悦一下心情。一个明式酸枝笔架,一支并不算昂贵的羊毫或狼毫,一块墨锭,三两方端砚,一叠元书纸,几本字帖,构成一幅冷调的美图,在喧嚣的环境中让人回归一刻的恬静。
  不敢说中国传统文化正在消亡,但现代都市人还有多少人对传统文化有深刻认识?网络上吼书、射书...,竟然还有网友呼吁要包容,以丑为美。曾在网络上看过一件小事,一书法爱好者带着一墨砚在火车安检中受阻,安检人员说是石头会发出金属声音?最后还得去托运。很多人以为文房四宝中墨就是墨水,也许他们不知道那些是碳素墨水,不是我们传统书画文化中所说的墨,那是指墨锭。他们更不知道这些工业化生产的墨水保存期大约是一百年左右,他的一幅作品估计留给孙子已经是一张废纸了。在商业化社会中,追求效益是首位,传统文化很多时候变了炒作的一个噱头。从普洱到大红袍,黄花梨到小叶紫檀,黄蜡石到现在的砚石,或者在繁嚣的都市正是这些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能带给人一份久违的休闲放松的掩耳盗铃感觉吧,就像大鱼大肉吃惯了有些饱滞急需吃些粗粮淡饭。这种商业化的炒作对中国传统文化贻害无穷,疯狂的屯积、过度的开采,对我们传统文化的承传百害而无一利。黄花梨渐渐离我们远去,小叶紫檀也会离我们远去,金丝楠也离我们越来越远,红豆杉、香樟、酸枝....,那些所谓的玉石、黄蜡石、砚石、印石也显得不那么亲切了,端砚老坑石已经以万元为单位,歙砚正宗名坑也价格不菲,随着三峡的蓄水,洮砚身价一如三峡水库价格暴涨,巴掌大一方满是瑕疵的洮石也要四位数以上,文房四宝价格无一不暴涨,写得起字买不起文房四宝呀。有些书法大家也是用墨水写我们还是笑而不语吧。
  虽然我们还可以喝得起点茶,但五花八门的种类和茶叶,还有品牌的强势炒作倒是让人担忧,那大红袍就别说了,连四川的竹叶青茶都炒到上万一斤,什么昔归、刮风寨之类普洱也喝不起了,本地台山北峰山茶都要二百,这样算起来诸如大益7262这样的茶饼倒是物美价廉了。联想到我们的中医中药也一日不如一日,虽然国际上已经开始有所重视,但由于种植中药质量的下降,老祖宗留给我的用药剂量还有待参详了,疗效慢又与现代人一蹴而就的心态又格格不入,加之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对老祖宗的东西倒是半信半疑了。
  建设文化强省?我觉得还是从一点一滴做起吧,步子大了容易扯淡。别人没有的拼命想偷我们的,如我们的“好”邻居东瀛和棒子,巴不得毛主席也是他们的。我们有的不珍惜,倒是喜爱起洋垃圾了。有些传统的东西我们最起码是我个人感觉不到有关部门的重视,无论是地级市的书法协会还是县级市的书法协会,一年能有一两次的聚会交流就很不错了,因为没有经费可能有也搞不清,连地级市一年都没有搞过一次,这协会会员也是空有其名而已,甚至将书协政治化,能者下庸者上,更是本末倒置了。我们广东的粤剧,少不更事时的我也觉得“啊哦”了大半分钟才一句的粤剧我真的无法感受到它的艺术价值,也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又或是心境的转变,不知何许时慢慢我开始留意起粤剧,开始慢慢欣赏起来,虽然谈不上爱好,但一些经典曲子和字正腔圆的唱腔还是让人回味的,如《孔雀东南飞之惜别》、《柳毅传书之花好月圆》、《紫钗记之剑合钗圆》、《胡不归之慰妻》等等,建设文化大省这些是不是需要我们去传承和发扬?中央台搞个什么经典咏流传,虽然不是很完美,但我觉得早应该做了,至少多少能挽留一部分与我们传统文化渐行渐远的年轻人,让他们在快餐文化中突然惊醒过来,原来我们传统诗词传统文化是这么美的。我记得看过一个纪录片,在倭寇那里连醒狮协会这样的组织政府都是有补助的,窃以为倭寇有些东西是值得我们反思和学习的。把老祖宗留给的好好珍惜!